大航海#02(2015.3.7—3.12)


大航海#02(2015.3.7—3.12)

《一个集邮的人》

十年前,瑞典发行了一组邮票《米勒斯公园的天使》。

集邮者标志性的微笑活生生是其中吹小号的深蓝色天使。他抿着嘴,双眉微抬,眼睛睁开大半,平日,他饶有兴味地听好事者提问,在迷人的微笑中并不作答。的确,谁也不会相信人能听到长颈鹿发出的低频音,更不会相信有人能耐心听完一个故事。

邮戳的波浪在声波中颤动,他循着黑色的共振把数以千计的邮票连成无尽之河,在通向各个时空的彩色小窗口里,一排黑色正弦波穿过萨达姆的头像,土星星云,直布罗陀海峡,库尔贝先生,华沙的纪念碑,吉娃娃,跳高运动员,HELLO,黎巴嫩的柑橘,倚在白桦树上的叶赛宁⋯⋯像宇宙中唯一且永不减损的声响。

“远古时,大型有蹄动物曾是我的对手,后来它们灭绝了,而我留下了长长的脖子。因此故事从心里爬到嘴里,经过漫长的岁月,脑袋从树枝滑落的时候,我总分不清是从哪个梦里惊醒。公元前15世纪,女法老王哈雪苏南征把我带回埃及,养在人类第一个动物园里,我被画进她的陵墓,用埃及蓝勾线,保护我和主人永恒的生命。公元前46年,我是凯撒大帝的战利品,罗马圆形剧场建成那天有五千只动物被杀。1415年,我从马林国乘船到南京,被唤做麒麟,宫里的画师为我画像。1486年,我被赠给罗伦佐的美第奇,现身在文艺复兴的绘画和壁画里。

在乞力马扎罗山下,我被饥饿的狮群围攻过,瞎了一只眼睛,但尼罗河畔的橄榄叶依然鲜嫩,红鹤照样飞过,没想到下次回到欧洲是350年之后。

1827年初,我跋涉千里到埃及亚力山大港,再搭船去法国马赛,穿着特质雨衣一路远足去巴黎觐见查理十世,我在时髦女性中引起了扎拉法色和斑点热潮,绅士们的领带上也有我的形象。在植物园里,我遇见了福楼拜和巴尔扎克,一个讲‘我是所有活着的动物的兄弟,是人的兄弟,同样地,也是长颈鹿和鳄鱼的兄弟。’另一个在小说里形容众人打量时髦公子‘好奇的神情好像在看一头长颈鹿’,哈,我猜这翩翩公子定是打着领带。”

大航海#02(2015.3.7—3.12)

大航海#02(2015.3.7—3.12)

大航海#02(2015.3.7—3.12)

大航海#02(2015.3.7—3.12)

《一个卖药材的绅士》

他每天戴着同一条长颈鹿领带,溜进卡隆索剧场练习讲演时会穿上银色西装,聚光灯令他形如一条迷路的闪电,露出的脑袋和双手被彩灯覆上玫瑰色,讲到动情处,便像鳐鱼般扭动:“垮掉派爱往摩洛哥跑的原因之一,在于摩洛哥那全世界最好的大麻,1950年基辛和布洛斯在那儿听到了酋酋卡村大师乐队的演出,认定是可朝夕相对的音乐,为了请乐队演出,他们在丹吉尔开了家小餐馆,取名‘一千零一夜’。基辛和布洛斯共同发展了切割艺术和做梦机,将拼贴绘画延伸到诗歌上⋯⋯”

灯光渐暗时,我们起立鼓掌,问他买药。他松松领带,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早年的大麻生意和各种迷幻药的知识。我们约好日落时在“甜蜜生活”那层碰头,他令我们不要声张,说刚洗过的甲板会显出一处特殊的图形,到时自然认得出会面处。

《恩雨》

昨天我们送给恩雨这张照片,拍摄于认识她后的第二天。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想象力学实验室):大航海#02(2015.3.7—3.1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