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


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


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

🎥:「不日归」

2015年,

一天我见到了阿明仔,我们喝了会儿茶。我提出邀请,希望他可以来不日归做客,他欣然答应了我。

之后我回了杭州,几天后,我正在冲茶,收到了他发来的信息,一些日常生活里的故事,也可以看成电影色彩的巧合。

所以,接下去的内容,差不多都是故事,不同形式的故事。用我自己的感觉来说,这不是一个线上展览。感谢阿明仔愿意分享他,而我也尝试着用这样的方式去贴近他,对,整个过程都挺抽象的,慢慢的贴近一个人。

把这些分享给大家。

🎥:「阿明仔

2014年

朋友送了我一套录影设备,其后不久,陈轴决定离开北京去往上海,把他的房间转租给我,留下了很多东西。我开始在这个房间里自编自导自演,用的道具几乎都是他留下来的东西,甚至,我穿着他留下的衣物。我时常觉得自己是一个幽灵,一个不属于这个房间里的幽灵。

由于都是自编自导自演,所以那台录像设备永远都是保持着固定的机位。而且那台机器自带有投影功能,我会用它对着房间的一堵白墙来循环播放由它录制的影像。它固定地拍,固定地放,而我在这个房间里游荡,像一个幽灵。


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阿明仔拍摄的视频里多次出现的一个图像,是来自于天花板上的灯。

阿明仔分享了10部短片给我们,均是在他转租的房间里自编自导自演。朋友留下的道具也经常出现在影片的画面中。

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

⬆窗帘顶上一只乌鸦标本,和不日归小敏还真是绝配,以后会制造机会让它们认识的

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

⬆【思考的沙发】和阿明仔的聊天中让我记忆最深的便是这个沙发,阿明仔说:他只有在需要思考的时候才会坐上那个沙发。平时,那个沙发就是不使用的,比如:他一定不会坐到这支沙发上看一部电影消遣时光。这一点挺有趣的,这种游戏规则让沙发所处的空间等同于厨房、或是卫生间之类的了。这个空间只为特定的时刻服务。那么,我设想一下——“阿明仔知道自己要思考了,但他还没坐到这个沙发上,于是他转身移步,走到这个沙发前,坐下,点上一支烟,嗯!可以正式思考了。”多仪式感,多表演阿!但,这些内容真实的发生在阿明仔的每一天。

看完阿明仔的日常生活纪录,我断定他是个经常失眠的人。那些完全病态的心理错觉也微妙的从他的表演时间里散发出来,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当房间里只剩下自己时,你会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在表演。”

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

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道具—玩具—另一个阿明仔】上面图中的道具一些是房子的前主人陈轴留下的,一些是阿明仔自己的。这些道具不断的出现在阿明仔分享给我的视频中,和他头上的那顶经常不脱的帽子一样,有一种奇怪的自然感。后来我找到了这个奇怪的点,那就是谁会在自己家还带着帽子?这或许跟在客厅里撑伞是一个情绪吧?或者屏幕前的你也可以试一试。这些就是一个成人的玩具,每一个都转印着阿明仔的意识。

我觉得阿明仔就是为现实生活的电影性活着的人,你要相信这种“自然”,这一点都不奇怪,我住在滨文路上,我家楼下就是一个电影院,叫“滨文电影大世界”,这种宏伟壮阔的标题一开始只会逗你发笑,因为它建在城市郊区,10多年前的玻璃霓虹灯在经历过3600多个夜晚的照射后,一些光线已经下岗离职不知所踪,乍一看已经是“氵 文电影人世介”,进进出出的外地人和穿着淘宝衣服的青年男女们不会让你幻视出4K的都市感。但这个暗盒子里的光确实和你的生活时间在同步,它也在放射出悲喜、外星、战争、死亡、惊悚…… 每一个电影院里的光都是你童年时候床底下那只手电筒。所以如果偷窥阿明仔的日常生活,像是一个隐形的摄像机瞄着他,你将看到的就是电影。

🎥:「不日归」

2015年,6月。

📱我跟阿明发信息可以让所有的人都能像幽灵一样,观看你的房间吗?包括你的卧室、卫生间。

🎥:「阿明仔」

📱:可以啊~

💊(评价:阿明仔就是一颗药。)

于是我启程去了北京,在阿明家住了两天,拍了他的房间。(观看方法:长摁下面图片中的二维码,手机会跳转到一个网址,可以360度游荡在阿明仔的房间里。

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

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

⬆(来自我的手机截图)点击红色的热区可以跳转到相应地空间里去。比如:卧室、走道、客厅

为了避免这条帖子变得特别啰嗦,接下来就只挂上一部阿明仔分享给我的短片,其余的9部会以另一个帖子的方式重新发布出来。喜欢阿明的朋友可以在深夜和他一起失眠。

【光明】

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

作者:阿明仔

语言:汉语

片长:19分46秒

剧情简介:一天晚上晓明接到一个陌生人来电,电话那边的人说自己是晓光——晓光和晓明是同卵双生兄弟,二十年前晓光死于先天疾病。晓明无法相信来自另一个空间的声音是真实还是谎言,然而,随着对话不断的展开,一个惊奇却又温情的世界迎面朝我们走来……

其余阿明仔的短片作品请点击阅读原文观看

END

2015年9月3日


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

“不日归”实验室是一间租赁气息独特,有品有格,物质或非物质物品的当铺。伙计不务正业,且为资深文学爱好者,一支只有半管油的0.5晨光圆珠笔,写尽铺内不凡事。


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想象力学实验室):我偷窥了一个朋友,他叫:阿明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