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耿的话


老耿的话

“明天下午两点半开会”

这是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通知老耿熟练地抄起一桶农夫山泉倒进水壶,按下开关,转身从架子上取下一个罐子:

“尝尝这个茶叶,xxx带来的。”

水开了,人也到齐了,屋子里飘着茶香,老耿给大家满上茶

“好,我们开始吧,一件件来”

老耿的话

就这样,一晃就是9年“我们接受教训”我们没往心里去的,他都往心里去了,我们不当回事的,他都一遍遍提醒

“快!我们要快!”慢一点,可能就看不到了“现在做成一件事可不容易了”老耿不做容易的事

“文字转给我,我调一下”我们觉得差不多就行了,他不干

老耿的话

老耿的话

“中啊,哥”高兴的时候,没大没小的“你刚才的想法已经接近我无聊的临界点了 你现在这个方案 我无聊的忍耐范围就bang!爆了”老耿一谈起方案,就进入鸡血状态

“又快要过年了!”生病后每年的冬天,老耿总会有些无奈地说“哇噻!这哥们儿太牛了”他从不觉得自己有多牛“忄”或许是老耿不小心误触了键盘,但可能是提醒我们想方案做事情,心都要竖起来。

老耿的话老耿的话

“新来的同事觉得我们这里怎么样?”

耿老师最后一次自己去验血的路上还问起

“你现在往我这个方向移动”老耿的用词需要多花一些时间揣

“我们运气不好”事儿没做好,他会这样安慰我们

老耿的话

老耿的话

“做事情分成三等 有上流和中流 最差的就是下流,我们做不了上流 但至少做个中流”老耿总是用幽默感来激励大家,让事情看起来没那么糟糕

“我就是一脚油门的事”耿老师还能飙车的那两年,经常开班车送大家回家

“近大远小 我们还是最在意自己”老耿总能用通俗的方法点到重点

“有你们在,我放心”这一句,分量太重还有,老耿的微笑

老耿的话

老耿的话

老耿的话

老耿的话

老耿的话

老耿的话

老耿的话

再见,老耿有我们在,您放心。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想象力学实验室):老耿的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